漏检、混检核酸的性质:北京朴石医学检验实验室7人被批捕

  漏检、混检核酸的性质:北京朴石医学检验实验室7人被批捕朴石医学检验实验室原始检测数据明显少于样本检测数量,其性质为漏检;金准医学等检验实验室采用多管混检。从理论上分析,漏检可能造成假阴性,混检可能造成假阳性;漏检与混检同样影响疫情防控指挥的决策。6月6日,北京朴石医学检验实验室7人以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被批捕后,不少法律人讨论罪名是否适当,公众也关注混检是否成立犯罪。

  漏检可能造成假阴性,该结论的原理是,阳性群体参加了核酸检测,由于漏检而没有被采取治疗,或者隔离观察措施。混检可能造成假阳性,该结论的根据为,阴性群体参加了核酸检测,混入阳性血样检测被判断为阳性患者,阴性群体被采取了治疗,或者隔离观察措施。混检,或者提供假阳性报告不能认定为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其原因为提供假阳性报告不可能造成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

  漏检,或者出具假阳阴性报告可能产生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司法机关证明漏检与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之间有因果关系是非常困难的,例如,从证据的角度看,司法机关至少要证明一起阳性患者被漏检,用推测性的可能结论认定犯罪不符合证据标准。问题是,司法机关证明了因果关系,北京朴石医学检验实验室7人是否构成妨害传染病防治罪?

  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的客观行为表现类型法定,判断本罪的犯罪主体还需要以《传染病防治法》《突发事件应对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等一系列与疫情防控有关的法律法规和国务院有关规定为根据,修订后的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共有五种类型,其对应的犯罪主体大致如下:

  第一,供水单位供应的饮用水不符合国家规定的卫生标准的。认定本类型的犯罪主体的根据为《传染病防治法》第七十三条,犯罪主体应当是供水单位,而北京朴石医学检验实验室为中介组织。

  第二,出售、运输疫区中被传染病病原体污染或者可能被传染病病原体污染的物品,未进行消毒处理的。认定本类型的犯罪主体的根据也是《传染病防治法》第七十三条,主体应当是物资供应,运输单位。

  第三,拒绝按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提出的卫生要求,对传染病病原体污染的污水、污物、场所和物品进行消毒处理的。《传染病防治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并没有规定法律责任,根据本法第六十九条规定,犯罪主体应当是医疗机构。

  第四,准许或者纵容传染病病人、病原携带者和疑似传染病病人从事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规定禁止从事的易使该传染病扩散的工作的。该类型《传染病防治法》并没有规定法律后果,但追究该类型的刑事责任也是本法,例如,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工作人员准许,或者纵容行为可以认定为本罪。

  第五,拒绝执行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疾病预防控制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的。该类型《传染病防治法》也没有规定法律后果;追究该类型的刑事责任可能通过体系解释得出结论:抗税罪、阻碍军人执行职务罪、阻碍军事行动罪与妨害公务罪为法条竞争关系,本类型的妨害传染病防治行为可以被认为是妨害公务的特殊类型。

  前述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是指具有普遍约束力,并已公布的决定、命令等,而不是指行业规则;北京朴石医学检验实验室7人被逮捕不宜认定为妨害公务的特殊类型。公众可能要问,北京朴石医学检验实验室等机构漏检、混检核酸后果严重,究竟成立何罪?

  法律人可以通过北京朴石医学检验实验室等机构的性质和职能确定罪名;医学检验实验室等机构性质为中介组织,其职能是提供检测结论。检测结论是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提供防控决策的依据,例如,确定防控风险等级等安全评价。

  《刑法修正案(十一)》在修正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的同时,也修订了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的内容,并提高了本罪的法定刑,例如,提供虚假证明文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在涉及公共安全的重大工程、项目中提供虚假的安全评价、环境影响评价等证明文件,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北京朴石医学检验实验室等中介组织的人员无论是漏检,还是混检均成立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单位犯本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规定处罚。

  北京市房山区检察机关以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决定批准逮捕7人,对疫情防控有保障作用,以妨害传染病防治罪批捕可以起到明显的震慑作用。问题是,混检也可能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混检就可以不承担刑事责任?最为重要的是,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的法定刑低于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

上一篇:爱游戏体育App:“十四五”怎么看怎么办|抓住机遇大力发展数字经济 立起新发展格局江西战略支点
下一篇:不到1608万的紧凑型suv 内饰上档次